隐形服务会成为你选择商场酒店的理由吗?

新闻来源:宏辉智通 发布日期:2016-10-22 浏览次数:1189

  越来越多的酒店都藏在shopping mall里,极大丰富了住店的乐趣,扩大了活动半径,电影院、儿童中心、艺术欣赏……

  出门越多,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酒店都藏在shopping mall里,极大丰富了住店的乐趣,扩大了活动半径。电影院、儿童中心、艺术欣赏……酒店自身不可能或者没必要设置的功能,大环境里有就好了。最主要的是,不用再重新出门,大雨或是艳阳都不管我的事。

  商业地产+酒店组合

北京东方君悦

  在商业地产和酒店结合这件事上,要追溯到早年出差,到北京必住东方君悦,因为旁边就是东方新天地购物中心,方便我这种吃饭不定时的人。去别的城市首选索菲特,只因楼下有购物中心,嗯,万达+索菲特长久以来都是经典partner。

  后来,越来越多这样的组合在各个城市诞生,嘉里中心的标配是香格里拉大酒店或嘉里大酒店,北京国贸里有个中国大饭店,广州太古里藏了个文华东方,香港圆方购物中心里配了个W。

  从最早的超市型基础购物,到后来集合越来越高端品牌,身处这样的酒店,曾经完美解决过我的临时需求:购买派对小礼裙,为朋友购买生日礼物。两次都在炎夏,不劳抹防晒霜出门打车,直接下楼就是。这种不在预料之内的需求,只有亲身体会过后才懂得。

  之前探访过的杭州柏悦酒店也在购物中心内。

  高空梦想

  有一类高端酒店,专门“霸占”商业综合体的最高几层——感觉也就商场能满足这种动辄五十层以上的资本。

  炫目当然是一个天然的增值服务,对我这种没有安全感的人来说,它还是地标——“就那个最高的楼”。这种享受,要特定的人才能享受得到。

  北京银泰中心为北京柏悦酒店创造了 63 层大堂吧及前台、65 层亮餐厅和亮酒吧 360 度视角看北京的可能,大裤衩随便拍,中轴线就在眼底,尤其入夜后,主楼顶部“中国灯笼”造型灯光璀璨,如灯塔般光芒四射。

  上海IFC(国际金融中心)39层开始就是浦东丽思卡尔顿的客房,最高层58楼俯瞰黄浦江。我曾在53层金轩中餐厅用过一次餐,除了作为一家奢华五星酒店该有的待遇外,自然光投映到以中式浮雕装饰的镜面镶板上,落地窗外满目的外滩全景是酒店文字介绍里不曾有的。

  丽思的极致是在香港环贸,2011年开业的香港丽思卡尔顿位于102-118层,泳池即在最高处。楼下逛完街直接上楼,居然熟门熟路。

  艺术无处不在

  K11是全球首个率先把艺术·人文·自然三大核心元素融合的购物艺术中心,简单来说,就是在传统商场里增添艺术元素,或者说,在美术馆、博物馆里增加包括美食在内的商品。

  2009年,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投资的全球首个购物艺术馆K11在香港九龙油尖旺开业,18个艺廊、景观小品、定期艺术展览、演出等,集合了观赏、互动和消费。其中3-24楼是尖沙咀凯悦酒店,印象最深是去年圣诞,酒店本身就有点灯仪式,而这次,凯悦所在的K11正好在举行香港首个联合国“国际光之年 2015”圣诞官方活动暨香港唯一“碳中和”圣诞艺术展览。

  托K11的福,光之艺的奇幻世界中,在酒店过了一个超值的圣诞节。

  南有K11,北有芳草地。金字塔外罩的四座塔楼、通透的玻璃幕墙及钢架结构组成的侨福芳草地如矗立在平凡城市中闪耀着银色金属光泽的巨塔型钻石,有人说它是北京最贵最高规格的商业综合体。与之相匹配的是旁边北京怡亨酒店。

  Jitka Kamencova Skuhava使用 Lasvit 手工吹制的红、蓝色玻璃设计制造的动态吊顶、产自英国巴特西电站的门、达利的“骑马的图拉真”、郑路的“淋漓之四”、曾梵志的《无题》都是酒店一角——和旁边芳草地一脉相承。还有拍不完的家具,Maarten Baas, Bertjan Pot 和阿纳·雅格布森的椅子、门迪尼的“普鲁斯特的躺椅”、菲利普·斯达克的 MI Ming 扶手椅与 Tom Dixon 经典的时髦红泡沫椅,幸好不是开放式公共场所,要不然肯定全是拍照的人。

  迈阿密主题套房更像是《了不起的盖茨比》的片场,全白美式家具(三角钢琴)、可以用手枪控制开关的台灯、大幅波普壁画、硕大的户外玻璃顶庭院,4万块人民币一晚的价格和芳草地的逼格也很呼应。

  潮生活

  8月中的时候去了一趟北京,三里屯对面通盈中心的调性让我一时间觉得很难融入,嗯,因为我不够潮。

  Mercedes me store将豪车体验和味蕾感受跨界,朋友愤愤:连奔驰都涉及餐饮了。一直微信里看的伦敦品牌NOCTURNE终于有了实体店,专注精致烘焙的牛角村让从事多年美食报道的编辑大赞,加拿大的纯天然冰激凌 COWS 让我这个澳洲回来的人也无法小觑……

  通盈中心的洲际酒店也很潮,和整个通盈中心毫无违和感,光是餐厅就有7间,按照一天一顿正餐的吃法,也得一周。

  你想要进入一种场,没问题,住下,并且享受。

  其实这样的模式在国内尚有可寻之处,历久弥新的上海新天地就是典型,老外、潮流、夜生活和旁边的新天地朗廷、凯悦集团年轻品牌安达仕遥相呼应、相互补充。这么说吧,你可以穿着同一件小礼服穿梭于期间,并不会觉得突兀。

  利用品牌跨界,让创新思维在各行业、各品类间大胆冲撞,突破传统购物中心的模式,在不同行业,不同品类间进行组合,从线上到线下、从零售到餐饮,不断的挖掘新鲜的想法,形成一致调性的品牌联盟。

  商务酒店里也有亲子服务

  有这么一个矛盾,比如我是我Hyatt忠粉,有凯悦集团的地方不选其他酒店,虽然孩子们会觉得无趣——可是,无论是商务气的凯悦、君悦,还是艺术奢华的柏悦都不可能为我特造一个儿童中心。

  或许可以借助酒店所在的商业体。

  去年刚开的成都群光君悦在这一点上同时满足大人和小孩的冤枉。12-37楼是酒店部分,7-8楼则是儿童馆——除了专门的 Kids garden,这几乎是我见过最大的儿童中心。巨大的挑高空间,奇乐堡娱乐设施,一座梦幻般的旋转木马——再也不用匆匆吃饭带着孩子出门了,几秒钟坐个电梯就各取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