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酒店在喜达屋的最后一天 我写了一封信

新闻来源:宏辉智通 发布日期:2017-07-03 浏览次数:1203

  这篇文章来自于蓝翼的一位朋友。他和喜达屋的感情,缘起于中国区第一家喜来登酒店——喜来登长城饭店。

  在六月初,他得知长城饭店将于月底离开喜达屋集团,因此他预订了喜来登长城饭店的行政楼首席套房,并在这家酒店在喜达屋的最后一晚 —— 6月29日晚入住,和它说声再见。

  长城饭店开业于 1983 年,过完这一夜,这家酒店便不属于喜达屋,再见,长城喜来登。

  亲爱的万豪爸爸:

  见信好~

  请原谅我冒昧给您写信。今天我想和您说说这过去一段时间以来我的一些小的感受,希望您不要介意。

  在去年,您收了一个新的干儿子,叫喜达屋。虽然您还坚持老字号,管自己家叫万豪国际集团,但像我这样一直跟您干儿子过日子的人,还是习惯尊称您为“万达屋”。因为我们心中坚信,只有这个霸气的称呼,才配得上您宇宙第一酒店集团的名号。

  成为了一家人,自然不能总说两家话。您对我们这些跟随喜达屋过来的人们很厚道,不仅保持了我们原有的会员计划,甚至还把万豪家两大计划的会籍也一并匹配给了我们,这让我们非常欣喜。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一直想要和您多相处,多谈谈感情,但不知从何入手。时间久了,我反而还是觉得对曾经的喜达屋更有感情。因此每次旅行、出差和度假,我还是喜欢和喜达屋在一起。

  或许这种相安无事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吧。虽然我知道这只是一句安慰自己的话。因为毕竟到了明年,您就要重整门庭,到那时,曾经的喜达屋或许就真的不存在了吧。但无论如何,在这一时刻到来之前,我还是希望万豪爸爸您能够让我们有一处小小的、属于自己的世界,而且是那个一直以来,不变的世界。

  可惜的是,这一切似乎并不那么美丽。就在前段时间,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听说了您要调整喜来登品牌的消息。之后,只过了很短的时间,便得知从六月底开始,喜来登长城饭店被您逐出了门庭 —— 它再也不是喜来登了。和长城一起离开喜来登的,还有广州的花都喜来登。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因为前段时间您到长城考察工作的新闻还历历在目。而且,您没看到长城正在装修吗?那个大大的“S”形喜来登标记和那句“A New Look Is Coming”还没褪色,那么是什么原因让您决定把长城逐出门庭?

  正在装修中 | By Leonid

  是因为您觉得就算装修了,这里也依旧太老、太破、太衬不上“万达屋”的名号吗?

  是因为您觉得这里的业主太抠门,不愿意投入更多钱大改、或是交更多的管理费吗?

  我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您也没有告诉我。其实,您不止是没有告诉我,甚至也没有告诉长城的员工们。因为我和他们聊过,想要打探出一些什么消息来,但他们说,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不止是不知道,甚至是直到有小伙伴们找到他们,告诉他们,“嗨,你们月底就不再是喜来登了!”“你们月底就要被万豪爸爸抛弃了!”的时候,他们才恍如隔世,似乎才从梦中醒来。

  我无法想象长城的员工们在得到这个消息时是何种感受。毕竟我只是一个匆匆过客,只是一个曾经在那里舒适的大床上度过无数美好夜晚,一个曾经在酒廊惬意的环境里享受过无数美食美酒的匆匆过客。

  长城喜来登顶级套房主卧 | By Leonid

  的确,长城作为一家酒店已经很老旧了:设施落伍,甚至连楼面都已经不再光鲜。

  的确,长城作为一家酒店已经很过时了:房间破旧,甚至连“鬼娃娃”都已只是笑料。

  但这毕竟是长城,毕竟中国五星级酒店的起点从这里开始,毕竟它曾经承载过无数人的宝贵记忆,毕竟它曾实现过无数业界的辉煌。甚至到现在,还有人会记得当初美国总统里根访华时各国媒体那句“我是在北京长城饭店向观众播报”……

  因此,当我得知爸爸您不要已经 34 岁的长城了的时候,我很震惊。

  我还曾经奢想着,或许有一天,这家酒店可以彻底翻新,挂上一个大大的新标识“TheSheraton Grand Great Wall, A Luxury Collection Hotel”呢。

  然而这一切,终究是梦。

  我不愿沉浸在梦里,纵然美好。我需要接受现实,纵然缘尽。

  作为一个匆匆过客,我无法改变万豪爸爸您的心意,无法让长城继续留在“万达屋”的门庭之中。但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纪念这一切,不为你,只为我,为曾经的美好回忆留下一个完美的句号。

  因此,在最后一天,我再次去了长城。甚至不惜重金直接预订了行政楼首席套房。

  在这之前,我是只住基础房型的,虽然我一直知道这一位于贵宾楼层的套房的存在。毕竟我还是太过天真,我甚至一直以为来日方长,总有机会可以去体验。但是现在您却告诉我,不要再天真了——时间真的不再站在我这一边了的时候,我难过,但我不允许留有遗憾。

  好在即使是在最后的日子里,长城依旧是那么厚道,甚至给了我特殊的惊喜,将我的行政楼首席套房升级到了行政楼顶级套房!这个套房面积够大、规划合理、设施完备,甚至就在酒廊旁边,甚是方便。

  顶级套房疏散图 | By Leonid

  这一次,长城的表现甚至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让我再次幻想,如果未来的长城,所有房间都能是这样,那该多好……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以后的我,再也没有预期的资格了。

  我不想和您说太多长城有多好、我有多舍不得之类的话。因为我知道就算说千遍万遍,也是于事无补。您毕竟是万豪爸爸,是“万达屋”,是宇宙第一酒店集团,您做出的决定,不容置疑。

  卫生间按摩浴缸 | By Leonid

  但在这里,我只想和我自己以及我的小伙伴们说,不论过去的长城怎样,未来我们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地方了。不论未来的长城怎样,过去我们的经历都只能成为记忆。

  长城日落 | By Leonid

  万豪爸爸,我真的很希望您在未来的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里,都能善待喜达屋的每一个品牌、每一家酒店,因为这些酒店曾经都是我的家,我们的家,我们充满记忆和满怀思念的家。

  或许有一天,我们的这些家,都会被重新装饰一新,甚至换上新的品牌、新的LOGO,但我还是希望它们能够越来越好,不论它们未来姓喜还是姓万。

  我也衷心祝愿长城能够走好,不论它未来路途有多坎坷。毕竟,它曾经是业界的传奇,曾经是无比的辉煌,不应就此磨灭。就算它已与“万达屋”缘尽。

  明日离别时,我会认真的再看一眼长城,希望这不会是永别。

  长城礼宾部 | By Leonid

  纵然缘尽,也愿一切安好。

  万豪爸爸,您也一样。

  一位不知名的喜达屋P100白金会员

敬上

  谨以此文,献给这家“中国五星级酒店的起点”,纪念它34岁的“传奇”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