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来自清朝的七星级酒店 连溥仪都爱下榻

新闻来源:宏辉智通 发布日期:2016-11-28 浏览次数:1411

  往事浮沉,马迭尔成了老开斯普最伤心的地方,却也成为他留给中国最宝贵的礼物,静静地向后人诉说着曾经的罪恶与辉煌、丑陋与荣耀。

  很多人都觉得夏天和冰棍才是绝配,一块来自清朝的冰棍,风靡整个中国,尤其是在零下几十度的时候它更受欢迎。寒冷的冬天和冰棍搭配起来难道不是很马迭尔(modern)的事情吗?

  在20世纪初,只有上层社会的精英名流才能享用马迭尔冰棍,慢慢地,马迭尔冰棍家喻户晓,于1906年开了中国冷饮业的先河。

  没有外包装,方方正正一块冰,由砂糖、牛奶、鸡蛋和水制作而成。因为用料的讲究和细腻的口感,马迭尔冰棍每天卖出一万多根,成了哈尔滨的招牌。

  你一定吃过这根冰棍。但是你知道这家冰棍界的百年老字号的创始人是一名叫开斯普的犹太人吗?而且,他留给中国的可不止是这根老冰棍。

  不分冬夏,马迭尔宾馆门口总会有排队买冰棍的人。

  开斯普在中国还建造了一家响当当的老字号旅馆,新中国第一次政治协商会议就在这里召开,末代皇帝溥仪、宋庆龄、郭沫若、梅兰芳、徐悲鸿、程砚秋等众多中国名人曾纷纷下榻于此,拥有百年历史的它身上负载着深厚的文化底蕴,而创始人一家人曾在此的遭遇也使得它更有传奇色彩。

  这就是马迭尔宾馆。

  马迭尔宾馆坐落于哈尔滨繁华的中央大街。1906年,在洋建筑林立的中央大街上,马迭尔宾馆作为远东最豪华的旅馆,被誉为“远东的凡尔赛宫”。

  1906年,中央大街还叫中国大街。下榻马迭尔旅馆都是远东地区的社会名流和达官显贵。

  从对面“厚生医院”楼上向东看马迭尔宾馆。

  马迭尔宾馆位于哈尔滨繁华的地段,其配套的电影院、戏院等都成为当时上流人士娱乐消遣的地方。

  直至今日,马迭尔宾馆依旧是哈尔滨的地标性建筑,保持着百年传统与风格,正常营业。它的创始人约瑟·开斯普曾被称为远东最大的珠宝商,身缠万贯。

  1901年,开斯普来到哈尔滨,身为俄籍犹太人的开斯普拥有着犹太人特有的精明才智与商业眼光,他预料到日后哈尔冰定将成为远东地区最大的国际都市,各界名流将汇聚于此,旅店业必将很大的发展远景。

  他决定留在哈尔滨,开始做买卖,经营一家修理钟表的小店,而后扩展到经营银器与珠宝,获利丰厚。开斯普拥有了自己在远东地区的第一桶金。

  之后开斯普开始筹集资金,并聘请一流的建筑设计师,选购欧美各国上等的建筑材料,选址于中央大街,建成了远东地区最为豪华的马迭尔宾馆。

  马迭尔宾馆采用了当时最为流行的“新工艺美术”的建筑风格,突破传统建筑风格,追求自然古朴的艺术效果。整个宾馆借助窗、阳台与女儿墙以及穹顶元素体现典雅豪华的新艺术。整个马迭尔宾馆整体呈“井”式布局,房子本身是三层,采用古典的三段式。

  从马迭尔宾馆看去,繁华的中央大街尽收眼底。室内装饰更是富丽堂皇,或是优雅壁画、或是镜子贴面,柱端配有精美雕刻。配以华丽大吊灯,大理石饰面,豪华典雅气质显露无疑。

  除了对马迭尔宾馆的修筑甚为用心外,开斯普也为起名捉摸了很久。“马迭尔”来自俄文модерн,指摩登的、时髦的、时兴的、现代的,音译为中文即是“马迭尔”,正好与开斯普对宾馆设计的构想一致。约瑟·开斯普曾自豪地说:“马迭尔一定会风流一百年!”

  开斯普成为马迭尔当时唯一的老板,经营着珠宝店,也是很多家联营电影院的首席董事。这个时候的开斯普风光无限。

  除了生意场上的得意,令老开斯普得意的还有两个留学法国的儿子,一个在巴黎大学,一个在音乐学院。两个儿子学业超群,他们还顺利拿到法国国籍。

  马迭尔在整个世界已经名声显赫,进入东北的日本人当时为了掠夺财产开始绑架富有的俄罗斯人、中国人以及犹太人。聪明的老开斯普也意识到了一这点,他担心财产被日本人夺取,便在儿子们成为法国公民后,将马迭尔宾馆以及电影院产权转移到儿子名下。产权转移手续办理完成后,马迭尔宾馆便升起了法国的三色旗。

  平时老开斯普的生活不仅规律而且谨慎,他常常大门不出,即使出行,也带着配有武装的保镖。而在马迭尔宾馆底层的住所更像是堡垒一样,门窗上都装有很粗的钢条,里外都站有保镖。日本人见老开斯普如此戒备,便开始打他儿子西门·开斯普的主意,他们在马迭尔宾馆布下一个希腊人密探,专门侦查小凯斯普的生活。年轻的小凯斯普高大俊美,在法国音乐学院的学习使得他成为出色的钢琴演奏家。老开斯普很为儿子感到骄傲,并为儿子安排了哈尔滨最好的剧院举办独奏演唱会。

  1933年8月24日夜,当小凯斯普坐车送女朋友回家时,一伙绑匪包围了他的车子,并将他从车里拖了出来,蒙上眼睛,塞进另外一辆汽车,运送到一个藏匿地。没多久,老开斯普便受到了一封匿名信,信中要求他用30万赎金换回他的儿子。其实30万对于已经是富豪的老开斯普来说并不是什么大数目,但由于把财产都转移到了儿子名下,老开斯普一时间却拿不出这么多赎金。

  虽然在资金转移上有困难,但老开斯普既孤傲又狂妄的性格让他认为绑匪不会玩真的。于是老开斯普坚定地回绝了绑匪的要求。当绑匪威胁要杀死他的儿子时,老开斯普也只愿意用几千元来换取儿子的平安。一个月后,老开斯普再次受到劫匪邮寄来的东西,但不再是威胁信件,而是一只血淋淋的耳朵。

  面对如此可怕而又令人震惊的信物,老开斯普将赎金增加到三万五千元,并且必须在他儿子安全回来后才能付钱。事情就此陷入僵局。与此同时,老开斯普向法国领事馆寻求帮助,这个案件迅速被放大,各国媒体争相报道。法国领事馆的介入虽然陆续捉拿部分绑匪归案,但被捕疑犯仍不肯透露小开斯普的藏身地点。在此期间,绑匪们继续催促小开斯普写信给他的父亲。但老开斯普收到信件后,法国领事馆要求老开斯普继续拖延时间以便继续调查,于是,老开斯普不顾儿子的请求,面对恐吓丝毫不肯让步,他甚至扬言这些绑匪将毫无所得地送还他的儿子,并向他道歉。为了不让事态更为严重,幕后指使者日本宪兵队一再降低赎金,从最初的30万到10万,甚至到5万。但老开斯普不肯让步,只肯出3.5万。在日本宪兵队明确老开斯普的态度后,他们决定不再让小凯斯普生还,除了老开斯普的固执,还因为小凯斯普知道绑架他的俄匪是由日本人操纵,如果生还,必将公布于世。同年12月3日,在一个浅坑中,小凯斯普的尸首被发现。经历了95天的酷刑,这个24岁的青年只剩下一副骷髅,东北零下30度的严寒冻裂了他的皮肤,肌肉从内部腐烂,双耳被割去。

  当时整个哈尔滨震怒了,不单是犹太人、俄国人、中国人、朝鲜人,甚至有些日本人,都在诅咒日本人的罪行,全哈尔滨的居民都涌上街头,跟着柩车,直到犹太墓场。

  作为当时的“七星级酒店”,马迭尔继续着它的神话, 社会名流来到哈尔滨首选下榻的地方。

  马迭尔宾馆接待过各界社会名望与军政要员,它几乎成了社会名人来到哈尔滨的落脚地,就连末代皇帝溥仪曾经也下榻过马迭尔宾馆。

  1929年,为完成孙中山先生的遗愿访问苏联回国的宋庆龄女士便下榻于马迭尔宾馆三楼137号(现315房间)休息。

  宋庆龄女士曾在此接受采访,并留影。

  几乎所有的房间都曾被社会名流使用过,至今仍保持原来的样子,并对外正常使用。可以说,马迭尔宾馆成了活的历史博物馆。

  老开斯普精明一世,却最终因为过于精明与自信而彻底失去了自己的儿子。没有多久,老开斯普便离开了这座曾让他风光无限却也痛苦万分的城市。

  经历了百年风雨的马迭尔,依然安静地见证着历史的风云变幻,往事浮沉,马迭尔成了老开斯普最伤心的地方,却也成为他留给中国最宝贵的礼物,静静地向后人诉说着曾经的罪恶与辉煌、丑陋与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