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盟商指责雅高擅自托管宜必思中国业务 已提请仲裁

新闻来源:宏辉智通 发布日期:2016-11-16 浏览次数:1072

  目前五家加盟商与雅高协商无果,已提起仲裁,仲裁会议将于月底召开。加盟商称,在委托华住管理之后,开店标准也发生了改变。

  近日,记者接到宜必思(IBIS)酒店加盟商爆料,不同意雅高集团(Accor)擅自将宜必思中国的业务交给华住运营。

  2014年12月15日,华住与雅高签署长期战略同盟协议,华住将负责雅高旗下品牌美爵、诺富特、美居、宜必思尚品和宜必思品牌的经营与开发。

  之后,各加盟店陆续收到雅高邮件,要求各加盟店转至华住酒店集团下,重新加盟或连接其预订平台,所有在运营事务方面的支持与沟通均交由华住人员负责。

  加盟商认为雅高违约了,在其致雅高集团的律师函中写道:“未经同意将合同义务单方面转由原与贵公司作为竞争对手的华住酒店集团履行,是违反双方签订的合约,也是不具有合法效力的。”

  加盟商称,在委托华住管理之后,开店标准也发生了改变。“有些加盟商的招牌换成了‘汉庭宜必思’,加盟华住的新宜必思在开店密度、房间价格、投入成本等标准有所改变,使旧加盟商利益受到影响”,宜必思加盟酒店维权代表张彤对记者表示,他在洛阳高新区经营着一家宜必思酒店。

  目前五家加盟商与雅高协商无果,已提起仲裁,仲裁会议将于月底召开。截至发稿,雅高以“仲裁案件不公开的原则”为由未对上述问题作出任何回复。

  华美顾问集团首席知识官赵焕焱分析,以前雅高旗下酒店与华住旗下酒店是竞争关系,现在归华住管理确实有同业竞争的嫌疑,原雅高旗下酒店担心华住对待二者有所区别。

  对雅高而言,将宜必思委托华住经营,目的是减少管理成本,集中精力管理获利大的高端品牌——铂尔曼和索菲特;另外也通过华住原本所积累的会员体系和成熟的线上销售渠道,双方将打通CRS(中央预定系统),进行会员共享和交叉销售,为宜必思带来客源。目前华住已有六千多万会员,而根据华住今年二季度的财报,其89%的客源来自直销。

  雅高在中国经历过“水土不服”,华住是其在华的第二个合作伙伴。早在2002年,雅高曾与锦江成立分销公司,合作建立国内的酒店分销系统,意在借助锦江的客源拓展中国市场,后因多种原因无果。

  宜必思是雅高旗下经济型酒店代表,2004年进入中国市场,2010年开放特许经营模式以扩张,但收效甚微。目前宜必思在国内一共有14家直营店,委托管理和特许经营57家,总计71家。与如家、汉庭、七天等酒店的数千家相差甚远。

  宜必思的经济型属性决定了其在中国的客源主要来自国内,但其覆盖率不高、规模化不够,无法打造自己的会员体系,对客户吸引不够。

  不止在中国,今年7月,雅高还将欧洲85家经济型酒店与中端酒店70%的股权出售给Grape Hospitality酒店平台,其中包括35家宜必思酒店、3家宜必思尚品酒店和14家宜必思快捷酒店。

  除了雅高,几个酒店巨头都将中低端酒店委托国内酒店管理公司——希尔顿的中端品牌“欢朋”委托铂涛管理、万豪的中端品牌“万枫”委托东呈管理,洲际的中低端酒店也是委托国内的第三方管理集团。

  究其原因,赵焕焱分析,一方面出于都是减少管理成本,集中精力管理利益大头高端品牌:高端酒店管理费收入占集团总营收7%左右,而中端酒店则少得多。

  另一方面,相对于跨国集团,国内的酒店管理集团具有一定优势:一是成本管控优势。有业内人士指出,本土酒店集团管理的酒店人房比(员工数量与酒店客房数量)的比值在0.18左右,跨国集团则在0.3左右;二是国内的经济型酒店集团都已利用会员活动和积分等多种形式,成功建立自己的会员体系,发展直销。

  与中端酒店进行对比,高端酒店则被跨国集团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中国本土酒店集团则几乎完全边缘化。据赵焕焱统计,高端酒店(四五星级)中跨国酒店品牌比例大概是80%。

  中国酒店业起步比较晚,失了先机。1985年北京喜来登长城饭店开业,是第一家进驻中国的国际五星级连锁酒店。此后三十年,所有国际酒店巨头的高端酒店品牌陆续登陆中国。

  目前包括锦江在内的多家国内酒店集团均将自身物业委托跨国集团管理。跨国集团的核心优势在于其成熟的CRS和分销系统,连接各大OTA和旅行社,委托管理可以直接接入这些渠道,从而为自己带来客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