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家居太贵?他们是这么说的……

新闻来源:宏辉智通 发布日期:2018-01-30 浏览次数:936

  【流媒体网】摘要:真正的智能家居通过家装市场从用户的角度做比较容易,万物互联是未来趋势,对用户来说,连与不连是基于某一个场景用户需求所决定的。

  在之前举办的“中国智慧家装应用白皮书发布会”上,来自智能家居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大咖们,相聚共谈关于智能家居的行业热点。在各媒体的“逼供拷问”之下,大咖们纷纷语出惊人……

  

微信图片_20180130093925.jpg


  从左到右,分别是:

  中室协智装委副会长兼主任 金永涛

  中国智能家居产业联盟CSHIA秘书长 周军

  深圳智慧家庭协会秘书长 蔡锦江

  华为接入网产品线副总裁 朱洪

  靓家居董事长 曾育周

  云智易物联平台CEO 雷巧萍

  云米全屋互联网家电CEO 陈小平

  海康萤石CEO 蒋海青

  以下摘选自群访环节:

  智慧家居、智慧家庭、智慧家装,这三者各自的定义,相互之间有什么关系?

  周军:智慧家庭、智能家居和智慧家装,这些名词特别多,但是辐射的群体有很大程度的重合,其实智慧家庭最早是运营商提出来,因为运营商他承载着很多内容服务。家装的领域可能是把原有的一些智能家居的方案、产品,跟家装的一些场景进行结合,我认为这三个名词,大家不需要在名词上过多地区分,更多地在用户场景上去研究这个层面的东西。

  朱洪:实际上一个产业或一个新的概念上来的时候,先是一个总的词语提出来,比如说智慧家庭,但是在做的时候,因为产业太大,一家企业的能力非常有限,所以慢慢分化,即总到分,这时候有智慧家庭、智慧家居,甚至智能什么,它会慢慢的更专注,因为只有专注,才能把这个东西做得专业、很深、非常好。

  但是再往后,例如最近提到的“人机合一”,可能它慢慢又要去合,因为光靠你一个企业或者一个领域孤立地在做,可能很难把它串起来,因此未来可能又会到总这样一个阶段,它是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关注点。

  曾育周:从布线开始就可以理解,一定要从基础开始。智能家装更多的是我们所理解的,从电器到锁等等,更侧重这些呈现出来的东西。但作为家庭,其实更多是后端的,比如说所谓的你走过个地板,完了之后开始知道你的体重、知道你的健康,更多是后边应该说开发软服务的方面,我们认为现在大家理解是这样一个区分多一点。

  因此这东西现在有没有必要去分呢?因为每个人理解都不一样,大家都是分了一下,做家装就做智慧家装,做智能家庭就做智能家庭,大家先找一些能够共同做一件事情吧,现在又是人工智能、物联网,到最终怎么说自然就有一个说法出来,暂时多一点说法还是不错的。

  

微信图片_20180130093932.jpg


  雷巧萍:我们的理解,智慧家庭它其实是一个场景,即在家庭生活里面的场景,无论是家装公司,或者是我们做平台公司、连接的公司、设备的公司,其实最终都是服务于场景,我们今天大量地说到最终是服务人,人其实在场景下生存、使用以及更好的美好生活体验,因此我们定义智慧生活,最终是服务场景,在这个场景下来,其他的技术和相关设备会导入到这个场景,给予用户更美好的体验。

  关于智能家居。智能家居这个词很多来自于设备厂商,对于这个词的定义,不论来自于智慧厨电,还是来自于电工、安防体系,大家原来把它归类为属于智能家居产品,在这个行业里面,是大家对这个词的一个定义。但其实智能家居产品单一来讲,它只是一个硬件,最终要赋能给它的买家,今天我们大量提到人工智能等等,都是要赋给该产品之上的东西。

  智慧家装,我们的理解是在于,因为这些产品和家庭最终通过渠道去落地,有像靓家居这样的企业在中间起到这样一个串行,将大家集结在一起,最终去实行落地。无论是你智能与否,是前装、后装,肯定需要这样一个角色让这个行业更好地黏度起来,去实现我们真正说的智慧生活的场景。

  蔡锦江:在讲智慧家庭是怎么理解,说白了,其实是技术ID属性,这个ID的属性承载了很多东西,承载了硬件的通信和连接能力,未来又承载了服务的连接能力,比如说装修我们称之为服务,地板是硬件,这两个渠道会通过家庭全部连在一起,会发生很大的产业变革,渠道也会发生很大的变革。所以我们把智慧家庭作为一个产业来定义,把智慧家装有可能作为一个方法、一个过程来定义,智能家居是作为一个产品来定义。

  

微信图片_20180130093937.jpg


  目前对于消费者来讲,智能家居终端产品价格比较贵,行业要如何把价格降下来,让更多智能家居产品走进生活?

  朱洪:因为我们华为是设备供应商,涉及到很多的设备,最后智能家居或各种家电也好,今后都要通过这些设备来连起来,价格肯定是有一个过程,一个曲线,它慢慢上升到一定的量就会下来,其实大家回顾一下,最早包括通信,装电话五千块钱才装一个,到最后大家都免费了。装宽带也一样,最开始可能也很贵,现在基本上大家恨不得运营商跑到用户家门口,免费装光纤,都送网关机、顶盒,销量首先要提高。

  现在看单品,比如说智能门锁现在两三千,好像觉得比较贵,但实际上现在市场规模才达到一千万台的量,因为宽带都已经到了亿的级别了,大家都是几亿户上了宽带。如果门锁也能达到这个级别,我们相信肯定,因为它的量在支撑,因此它的价格肯定也下降。

  为什么现在大家要团结在一起,就是要把这个产业要做大,让大家都认识到这是有用,消费者愿意花钱去买,整个产业链上的各个参与者愿意努力、投入研发,提供更好的服务,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最终达到一个平衡,越来越便宜,用得越多,投资也多,服务越多这样的过程。

  陈小平:智能这个事情是消费升级的产物,从企业的角度看,应该要降维,把这种带有未来属性的产品把门槛降低,让普通老百姓也能消费得起,这是我们的追求,传统的思路是把智能的东西作为高端产品的标搞得很贵,这个方向我认为是不对的,它就应该是标配,最基本的先用起来,这样市场就起来了。所以我们现在的思路是,不管是高中低档,全部是标配的,哪怕早期成本消耗不了,也要先干了再说。

  

微信图片_20180130093944.jpg


  周军:其实智能家居产品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并不是很贵,现在已经到了消费升级的时代,京东前不久推出自主品牌,网易严选,大家都在打一种品质的东西,所有的设备商负责把产品的品质做好,把用户的交互功能做得更好,用户的痛点研究做得更好,我觉得价格已经不是当下90后用户所考虑的问题。

  价格方面,和目前智能家居标准难题也有关联,国家在智能家居层面做标准很难,因为它本身是系统化的产品,涉及到家电,涉及到安防,涉及到运营商体系,涉及到电工体系,涉及到设计体系,涉及到安装,往上追溯的话就涉及到公安部、科技部、工信部、国标委,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部门,这里面很难在短期时间通过国家的行政命令把行业规范起来。我认为真正的智能家居通过家装市场从用户的角度做比较容易,万物互联是未来趋势,对用户来说,连与不连是基于某一个场景用户需求所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