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状告酒店哥哥套小广告 对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新闻来源:宏辉智通 发布日期:2017-12-18 浏览次数:936

  对于自己公司被摩拜控告,汤新满似乎还有些委屈。他表示仍然没有任何一个摩拜单车的人联系过上海会甲,摩拜不应该突然起诉自己。

  

  摩拜单车向一家名不见经传的“酒店哥哥”开火了。

  近日,摩拜单车发现自己的大批共享单车被人擅自安装和发布车座套小广告,背后指使者是经纬创投投资的上海会甲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该公司用摩拜单车来宣传自己的APP“酒店哥哥”,并且被曝光后还承认这是自己的创意推广,ofo已经来找他们谈广告合作了,并疑惑摩拜为何过了一个月还没有联系自己。

  目前,摩拜正承受投资人要求变现、盈利和与ofo合并的巨大压力之中。之前,摩拜已经尝试发布车套广告,自然不会容忍“酒店哥哥”的所作所为。最终,摩拜单车选择向法院起诉上海会甲。

  而就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整个共享单车市场正处于生死存亡之际,连号称行业第三的小蓝单车都已倒下。加上之前停止运营的酷骑单车、町町单车、悟空单车等一长串公司,曾经在去年掀起万亿共享经济风口的共享单车们,已经只剩下摩拜和ofo这样不多的玩家了。

  “酒店哥哥”很自豪

  记者获悉,上海会甲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2014年1月14日成立,经营范围包括从事信息技术、计算机软硬件、网络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等。“酒店哥哥”是其开发运营的一款会场搜索预订平台APP。

  不过,根据上海会甲自己对外发布的招聘信息,上海会甲表示自己成立于2012年10月。上海会甲表示目前公司成长了200倍,团队增加了600%,目前继续在高速发展阶段,刚刚获得2000万美元B轮融资。目前平台的月订单量突破1亿2千单,平台月交易额超过3亿人民币,并在今年6月以来实现盈亏平衡。上海会甲看来在大量招聘市场运营人员,工资待遇大多从3000到10000不等。

  而据媒体之前的报道, “酒店哥哥”2015年确实获得B轮一笔2000万美元融资,本轮融资由经纬创投、成为资本、SIG 海纳亚洲联合投资,而经纬创投是曾投资百度、分众传媒、易趣的知名投资机构。

  创始人汤新满当时表示,“酒店哥哥”的月订单量突破1亿2千单,平台月交易额超过3亿人民币,并在当年6月份实现盈亏平衡。

  资料显示,“酒店哥哥”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企业用户和酒店。企业用户在举办、组织各类会议活动前,借助于酒店哥哥可以极为快捷地找到理想的会议场地和会议套餐,直接向酒店采购,没有任何服务费,酒店哥哥也不向酒店收取任何形式的佣金。上海会甲表示“酒店哥哥”类似滴滴打车的模式,把大量的中小订单匹配给资源端的销售。

  现在,“酒店哥哥”还成为携程MICE业务的合作方。双方联合推出的产品叫 “小会含房”,指的是会议场地与团体房间的打包产品,企业用户可以直接进行整体预订。

  对于这次与摩拜的诉讼,上海会甲创始人汤新满在今日的微信中承认自己在10月16日同意市场部对摩拜投放广告,而且模仿了之前摩拜自己发布的车座套广告,并将其改为宣传旗下的“酒店哥哥”APP的推广。

  汤新满表示,11月公司在北京、上海等地进行了推广后,很多人在微博和朋友圈因为好奇而帮其做了宣传。ofo甚至在第二天就主动找上海会甲进行广告合作,但摩拜则在这一个月没有任何反应。

  对于自己公司被摩拜控告,汤新满似乎还有些委屈。他表示仍然没有任何一个摩拜单车的人联系过上海会甲,摩拜不应该突然联系媒体曝光并起诉自己。最后,汤新满还给自己的“酒店哥哥”打起广告,并表示自己不是小广告公司,有同行再诋毁自己,因为自己订会场不收8%~15%的回扣。

  共享单车很受伤

  摩拜则显然不认同“酒店哥哥”的说法。

  摩拜表示,上海会甲近日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等城市的大量共享单车座椅上,安装了印有其平台宣传信息的车座套小广告,并称覆盖达20万辆。这一行为不仅严重侵害了摩拜单车等公司的合法权益,也制造了大量的城市“牛皮癣”,破坏了市容市貌。不仅如此,该行为还影响了用户体验,小广告中可能还掺杂了虚假信息,给公众利益埋下安全隐患。

  摩拜单车法务总监孙可青表示,上海会甲此举让清理这类车身小广告付出了成本,摩拜将通过民事诉讼、行政举报等法律行动进行严厉打击,在对方行为涉嫌犯罪时向公安机关报案,以追究不法分子的刑事责任。

  摩拜这次会如此愤怒,也事出有因。一方面,共享单车被张贴了小广告并不是今天才发生,早已是大规模、大范围的破坏。

  据媒体之前报道,北京的多辆摩拜、ofo、酷骑单车都曾被小广告张贴,内容五花八门,“高价收药”、“高价收驾照分”、“招租招聘”、“修脚”、“游泳健身”、“摇钱树”都有,其中广告内容比例较高的是高风险的民间贷款业务。张贴位置多集中在车架、车筐、共享单车编号或二维码等显眼的位置上。

  而摩拜单车的车筐底部由于是一整块太阳能面板,导致较受“青睐”,很多小广告张贴在车筐内,张贴上的广告既平整,也不容易被撕下来,但这就妨碍了摩拜单车的充电。

  另一方面,押金已经成为舆论焦点,广告收入恐怕就成为摩拜不多的盈利途径之一,而上海会甲未事先通知摩拜就在单车上打广告,而且还模仿的是摩拜之前的车套广告手法,无疑是断了摩拜的生财之道。

  值得一提的是,摩拜最近正因为财务压力被投资人建议与ofo合并,但遭到摩拜创始人胡玮炜、CEO王晓峰等人多次拒绝。上海会甲此时抢摩拜的救命钱,必定惹怒摩拜管理层。

  投资人很不安

  记者之前曾报道,哪怕是骑行体验最好的小蓝单车也并没有撼动ofo和摩拜的地位,而融资难正是其中的关键。毕竟已经在共享单车上投资了百亿计的一票投资人现在已经有点慌了。

  从现在的市场来看,共享单车结局很可能就是“狭路相逢钱多胜”。共享单车从诞生之日起就是烧钱的。摩拜单车原版造价成本高达3000元,而与其功能相近的ofo单车成本仅200元左右,但ofo单车高损坏率,也使其后期不断投入维修养护费用。

  但为了争抢用户,今年下半年,背靠腾讯和阿里的共享单车两大巨头摩拜和ofo继续烧钱模式,继红包大战后,再次掀起月卡大战,用户获取月卡特权几乎没有成本,这不但对其他单车公司特别是二线公司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也导致摩拜、ofo持续“失血”,几乎不可能靠用户充值来维系运营,对融资烧钱的依赖程度变得更高。

  业内人士表示,共享单车是被资本催生出来的互联网生意,与当年的O2O、网约车、虚拟现实一样。不同是,共享单车这枚“泡沫”来势汹汹,破灭的也极快,融资不够迅速的公司自然要最先被淘汰出局。

  但投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是惴惴不安,已经不再像上半年那样动辄就是10亿、8亿给摩拜、ofo融资,减少投资甚至提议合并、停止烧钱的说法也不时被披露。这个冬天,共享单车要想活下去,是要多想一些办法了。

  摩拜下半年也在充值之外开辟了多项业务,如大举进军海外市场提高收入,有意进军网约车市场,甚至还在网站上售卖自己品牌的雨衣、手套、车模等产品,而利用自己的车座套来打广告也在小范围内推出过。

  只不过肥水不流外人田,“酒店哥哥”来抢赚钱的买卖,摩拜当然不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