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总局力挺IPTV两级播控,OTT苦熬八年或随风

新闻来源:宏辉智通 发布日期:2017-11-08 浏览次数:1172

  

 

 

 

  “占据电视机销售排行榜前列的还是Tcl、Hisense、Skyworth、Haier、Konka等老牌电视机厂商,传统电视的格局没有改变,几年来企图弯道超车的互联网公司品牌的智能电视机终于在2017年重新归于沉寂,大屏发展之路还在上下而探索...”


  我回过头来问元芳,你怎么看?


  元芳不是00后黑妞,也不是来美国实习的越南女大学生,而是隔壁新搬来的老贾的小女儿,英文名叫什么蒂芬妮,据说老贾在国内曾经是个上市公司老板,一度做的很大,只是最近风声比较紧,几个月前跑路来美国。


  蒂芬妮说,我从来不看电视,我爸造的电视和手机都烂极了,他还要造劳什子电动汽车,我只玩我的iPad,现在还看电视的几乎老的老、死的死,我们10一代,就是智能的一代,即使看电视,也是把手机、Pad里的内容投到大屏上看,Who care那是有线电视、IPTV,还是OTT?!我们只看我们喜欢的内容。


  在高清互动数字有线电视还没有普及的时候,电信和联通搞的IPTV优于模拟有线电视和标清单向数字有线电视,迅速填补了这一空白吗,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不均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


  因此IPTV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已经接近1.2亿户的规模,几乎使同等规模的有线电视用户不再缴费,但这个结果是在广电总局力挺的两级播控之下,不仅仅是电信和联通KPI层层考核与免费捆绑赠送的原因。


  IPTV十年了,在老百视通冒天下之大不韪把有线电视广播信号擅自给电信和联通做IPTV之前,IPTV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乱撞了很多年,找不到北。


  当然老百视通几乎激怒了所有各地广电,总局的告状如雪片,时任舵主的黎叔,几乎每周都来北京谢罪,但就是不撤不改,直到广电总局力压其与央视合资谈判设立IPTV总播控平台公司,不签字就不放人回上海。


  至此才建立了由央视和百视通合资的IPTV总播控、与各地省级广播电视机构的新媒体部门设立二级播控的双体系,央视雁过拔毛,地方电视台坐地分赃,各地电信联通这才大肆扩张,


  于是IPTV井喷了。。。


  井喷是理顺了各方利益分配的结果,除了各地有线电视网络公司,电视台、运营商皆大欢喜,各地电视台的新媒体机构也一跃成了台长的香饽饽,之前可是舅舅不疼、婶婶不爱,除了人员工资,运营商交来的保护费几乎都是净利润,纷纷谋求混合所有制改革并融资上市。


  现在IPTV的发展几乎与三十年前的有线电视一模一样,桃花满面笑春风,只是朱颜改!


  几家欢乐几家愁,愁的除了有线,还有OTT


  又开会了,年底的聚会论坛非常多,大家赶紧露一下脸,不然被人家以为死翘翘了,这个冬天非常冷,很多OTT企业估计看不到明年的春天


  更别说OTT盒子了


  还在苟延残喘的是智能电视机,不过连最大的互联网新贵厂商乐视也爆出前三季度亏损16亿了,一年下来,还不亏出20亿出去?!要知道,这还是乐视庞大生态内部关联交易制造出来的销量和业绩,其他品牌呢?


  除了传统电视机厂商的产品智能化,新贵互联网公司品牌几乎全军覆没,前两年声势颇大的某家央级品牌终端公司已爆出裁员调整、资金链绷不住的消息,赶紧各家媒体、新媒体撤稿删帖


  就连七家OTT牌照播控公司,也是一般半火焰、一半是海水,有还在内部人事更替的、有找不到北的、有闷声发大财的、有苦苦支撑的。。。


  没办法,找不到商业模式,盒子资产太轻,没有用户忠诚度,智能电视机倒是生命周期长,但没有打通统一的认证与支付体系,各大视频网站纷纷入驻智能电视机,但内容是APK化的,打开每个APK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电视剧、电影和综艺分类,即使有了VIP会员,其用户VIP缴费也是独立且分裂的,跟电视机终端本身没有绑定.


  也就是说运营OTT,除了互联网广告模式,还不能像IPTV一样与宽带捆绑计费,这也是运营商最大的优势,平台与终端之间可以交互认证。


  就连移动也在试图把5000万户OTT试图改为IPTV,除了总局的打压,要把利益分赃从几个OTT牌照商分到全国31个省级电视台的新媒体部门,就是把电视直播合法化,电视直播就是饭菜里的盐,没有盐是万万不行的,只有盐也是远远不够的。


  由于各大视频网站和OTT的内容运营更新分类与推荐机制,一个新终端的内容不出俩月就没得可看了,除了用自制剧憋用户,还得靠直播去拉动用户的活跃性,不然不到半年,这个终端用户就几乎沦为沉睡(死)用户了。


  虽然各地有线在IPTV和OTT的前后夹击下,缴费用户日趋减少,但各省宣传部、文资委(办)正在把有线资产从电视台、广电局收归名下,各地电视台的新媒体机构也纷纷成立公司并谋求融资上市,理论上这部分资产也在宣传部的文资委(办)手里。


  如果考虑可观可控的话,31个省级电视台的新媒体机构,显然比7家全国性OTT牌照更加守土有责,这也是广电总局力促移动转型IPTV的主要原因,毕竟这是单一最大的OTT运营机构。


  IPTV正在替代各地有线电视,成为电视台节目传输的主渠道,但电视台毕竟是事业单位,未来会不会又把电视台的新媒体公司与各地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合并,其实也不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