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行业低端品牌如何进入中端市场

新闻来源:宏辉智通 发布日期:2015-12-21 浏览次数:1305

随着国内酒店市场的日益成熟,消费者的需求越来越多元化,进一步的市场细分已经成为必然。传统的高星级酒店和经济型酒店锁定的是酒店业市场金字塔顶端和底部的两大消费群体,而中间地带则处于几近真空的状态,因而成为各大品牌近年来争夺的焦点。

  据中国报告大厅发布的《2014-2020年中国行业深度研究及发展趋势分析》指出近几年,无论是老牌经济型酒店,还是高星级酒店都已纷纷出招,向中端市场渗透。2010年,华住酒店集团正式推出“汉庭全季”,目前拥有超过100家门店;2013年,铂涛酒店集团推出中档酒店品牌丽枫等品牌;锦江之星所属的锦江酒店集团增加了新的中档品牌——锦江都城;如家的中档品牌“和颐酒店”则早在2008年就开始营业。

    中端酒店市场定位尚不清晰

  对中端酒店市场的争夺已经开始,但这个市场的定位目前仍不算清晰。中国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同区域的市场差别很大,所以单纯以400-500元的价格来定义中档酒店并不可取,因为对经济欠发达的中西部区域而言,这样的价位已与高端画上了等号。若以设施和服务水平来定义中端酒店,由于没有定性的标准可言,又难免会有“到底怎样的硬件和服务才是中端酒店标准”的疑问。

  对此,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认为,虽然中档酒店业态拥有巨大发展潜力,但是真正能够契合市场需求的中档酒店还很少,具有市场影响力的品牌更是几乎没有。此次东呈酒店集团的“精选服务酒店”概念或许是一个新的尝试。

  “精选服务”概念最早成形于国外,介于全服务和有限服务之间,三者同是根据服务内容对酒店进行品类划分。全服务强调的是服务项目的面面俱到、无所不包,而有限服务就是将服务项目减到最少,大多只保留前厅和客房服务。“精选服务”则是将服务精挑细选,对全服务进行功能整合,减少了经济型酒店“有限服务”的简单粗暴,又降低了全面服务的成本。

  中国报告大厅认为:酒店扩张切忌降低服务水平

  从品牌发展的稳妥性来看,酒店选择多品牌战略无疑是十分明智的。宇博智业研究,品牌单一意味着效益单一、风险加剧和市场认知的混乱。采取多品牌战略,不仅能多渠道获得收益,而且分散了投资风险,即使在经营中有一个品牌出现了问题,也不会影响到其他品牌。

  不过,无论在任何时代,无论以何种营销手段面世,真正决定企业成败的,说到底还是产品与服务的质量。酒店要以用户体验为出发点,为用户打造满足需求的服务,这才是酒店长久发展的根本。

  近几年,针对酒店服务质量的问题时有爆出,对整个酒店行业的形象都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所以,无论是经济型酒店还是高端酒店,在快速发展扩张的同时,必须保证较高的服务品质不下降,否则将会得不偿失。过去十年,中国酒店业的蓬勃发展累积了诸多问题,包括在“大干快上”的理念下的过度投资、偏离市场的设施定位、缺乏创新的产品、酒店模式的同质化等。分析2014年酒店行业现状了解到,2014年中国酒店业基本延续了之前的态势,收入、利润持续走低,2014年中国酒店业发展,“转型”“调整”“创新”是关键词。受市场和“八项规定”政策影响,在一年多调整中,中国酒店业逐渐认清现实,呈现积极状态。2015年酒店行业发展前景分析如下。

    如今2015年刚刚来临,但几乎所有的酒店品牌都面临着改革创新。革除掉不适应市场需求和消费者需要的桎梏元素,同时不断创新服务和产品,以追寻最先进的酒店生产力。

  正如尚客优集团总裁马英尧所言:“服务行业早已是体验为王。硬件配套的有选择添加,以实现体验价值的提升才是根本。”

  中国政府倡导厉行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限制“三公消费”,使更多客源流向具有高性价比的中端酒店或者独具特色的经济型酒店,这也使得中国酒店业格局变得“扑朔迷离”。

  变革在4年间上涨了约18.8%,交由会议服务机构承办的会议比例也在4年间从9.1%提高到了17.2%。

  朗豪酒店的MICE市场销售总监SIMON认为,会奖旅游涵盖了旅游、颁奖典礼、主题晚宴、企业文化主题晚会、企业年度会议、海外教育训练等诸多内容,而这些会奖旅游项目很多都是在酒店里进行的,不仅需要酒店能够提供合适的硬件条件,如大型会议室及宴会厅、齐全的会议设施等,还要求酒店具备相应的软件条件,包括主题的设计能力、服务的应变能力等。SIMON表示,在客户到达酒店的半年前,他的MICE团队已经对客户信息了如指掌。在客人到达酒店的前一两个月,各项有针对性的准备工作便已开始进行。

据了解,会展经济惠及很多产业,酒店业是最大受益者。全球会展产业每年直接产生经济效益超过3000亿美元,为世界经济带来的增长总额超过3万亿美元,约占全球GDP总和的4%。中国酒店的会议收入占比达23%,与国际市场基本一致。以喜达屋为例,会议奖励旅游业务占总业务的20%至25%。 

转型求变:酒店畸形业态正待重塑

 “过去星级酒店常作为地方政府的窗口和门面,成为地方招商引资的有力保障;而行业内酒店常与房地产开发捆绑,房地产企业投资酒店和政府双双获益,酒店为‘需求’而不为盈利而存在,这是畸形的。”尹子辉说。星级酒店整体存量过剩,对政务消费过度依赖,这是当前中国星级酒店走入困局的症结所在。世界酒店联盟理事长吴军林表示,不再有大量公款消费,不再有各种官方会议和峰会论坛入驻,如今越来越多的星级酒店深刻意识到走传统的路子将难以为继。他预测,随着大众消费的增加,中档酒店可能会迎来全盛时期。

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的报告显示,近两年星级饭店中公款消费的比例明显下降,私人消费的比例则在明显上升;畸形消费的比例在明显下降,理性消费的比例在明显上升;中老年人消费的比例在明显下降,年轻一代的消费比例在明显上升。“这几升几降,构成了中国饭店市场的新常态。”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会长张润钢表示,在扭曲的、非理性的、畸形的所谓高端消费需求泡沫消失后,有理由期望中国星级酒店结构得以优化,实现弯道超车、成功转型.